台灣路竹會

關於部落格
你,如一直扮演著被感動的旁觀者,最後,
你會發現能感動自己的事將變得越來越少.....
  • 426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淳豐 愛滋病患的牙齒守護者 (文/黃旭昇)

台北縣牙醫師黃淳豐除了主動走入監獄與台北看守所內,為愛滋受刑人、收容人看診,也熱心公益,參加國內、外義診與人道救援。圖為黃淳豐(右)在北印度拉達克為藏人看診 黃淳豐 台北看守所愛滋病患的牙齒守護者 文/黃旭昇 「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愛滋病患對此有更深切的感受。不過,台北縣的牙醫師黃淳豐在北市性防所投入為愛滋病患看診行列後,愛滋病患看牙不再走投無路。黃淳豐更進一步主動走入監獄與台北看守所內,為愛滋受刑人、收容人看診,讓病患不再口難開。   位於台北縣土城市的台北看守所內,部分收容人與受刑人是愛滋病患。以往,他們遇到牙齒病痛需要就醫時,都必須由戒護人員陪同,前往台北市性病防治所的牙科特別門診就醫,不但路途遙遠,也增加戒護風險。   在板橋市開業的牙醫師黃淳豐,平時就熱心公益,不但參加民間醫療服務團體路竹會,前往國內外義診,也配合台北縣牙醫師公會,在台北縣東北角海岸與山區的偏遠學校,免費為學生治療齟齒。   四年前,黃淳豐在台北市立性病防治所「愛滋病感染者牙科特別門診」為愛滋病患看牙,與愛滋病患接觸的過程中,感受難得的特殊醫病關係經歷。   愛滋病患職業遍布社會各階層、各行各業,他們就在我們身邊,如果對方不說,外觀上根本無法分辨他(她)是愛滋病患。   因緣際會下,接觸到前往看診的台北看守所病患,瞭解這些愛滋病患的不便,於是,配合所方衛生科實施監所革新計畫,重視收容人就醫權益,黃淳豐在去年七月起主動走入看守所,定期為所內的愛滋病患服務,讓他們不再「痛在嘴裡口難開」。
黃淳豐表示,愛滋病患難以找到可安心治療牙疾的場所,如果因怕被醫師拒絕,隱匿自己的身分,對醫師、其他病人都不公平。與其醫病雙方互相隱匿,他覺得,不如做好防護裝備,幫愛滋病患者治療牙疾。   一般人,甚至看守所內的衛生科醫護人員都對愛滋收容人「敬畏三分」,黃淳豐卻是必須與他們近距離地接觸。「其實,我以平常心看待,做好必要的防護措施,他們與一般病人沒有兩樣。」他說,投入愛滋牙科醫師的行列,主要是希望能為維護弱勢團體的就醫權盡一己之力。   黃淳豐說,其實,B型肝炎病毒比起愛滋還要毒,愛滋病毒非常脆弱,一旦離開人體便會死亡,要被傳染除非病毒濃度很夠,直接打到血管裡一段時間,才有可能感染。不過,治療愛滋病患時,還是要有防護措施。   除了關心愛滋病患,黃淳豐最近也投入照顧台北縣智障、腦性麻痺、自閉症、唐氏症等中重度身心障礙者,這些人不易控制自己的行為,是口腔治療的弱勢。   台北縣牙醫師公會理事長蔡鵬飛與黃淳豐為此,邀請日本東京齒科大學校長金子讓等人到台灣演講,並且訓練種子醫師,希望建構身心障礙者口腔就醫二級制度。   黃淳豐滿頭白髮摻著些許黑髮絲,綁著小馬尾,戴著眼鏡。他的診所經常掛著「醫師外出」的牌子,要不就是參加義診,開會,不然就是到學校演講,希望分享自己在路竹會國外義診中,熱帶醫學牙科的經驗。   黃淳豐原本期許自己一生中做一千個小時的志工,現在早已超過。無論是第三世界、愛滋病患、偏遠地區學生、部落原住民,甚至身心障礙者,他不斷給自己一個新的目標,「四年級」的他說,希望後輩醫學系學生,不要只是「住在白色巨塔裡,成為建築夢中閣樓的白日夢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