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你,如一直扮演著被感動的旁觀者,最後,
你會發現能感動自己的事將變得越來越少.....
  • 428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聯合服務拾穗 傅順瑛 / 台灣路竹會志工

 

同前往柬埔寨義診時。

在此之前,看過、聽過許多國內外公益慈善組織,卻孤陋寡聞的尚不知「知風草文教服務協會」,直到人在飛往柬埔寨的班機上,分發到與「臺灣之愛–柬埔寨聯合服務」相關的邀請函一封、名牌一個及 T 恤兩件時,漸漸地才瞭解這個雖小卻與眾不同的組織,並慢慢地、深深地烙下印記於心上,也在經過感覺到無數的感傷與感動後,「我可以做一些些」的自我期許,至今仍縈迴腦海,時時懸念。

好事多磨

從一開始,此次行程即多遇波折:臺灣行李裝機延誤、香港空中塞機延誤、金邊機場通關延誤、有朋自越南來班機延誤…,當一切延誤好不容易告個段落,緊接著的是不解的事、不能想像的事,相繼在這趟奔赴波貝縣,既漫長又遙遠的黃沙滾滾路上看到、聽到、感覺到。

簡單的、破舊的、一眼望穿的高腳茅草屋、或竹片屋、或木片屋,是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愚昧的我還納悶著:「這裡怎麼那麼多發呆亭呀!」妳卻告訴我:「這就是一個家,一個一家子生活在一起的家。」我想:「家徒四壁也猶有泥土砌成的壁呀!怎麼可能僅如此這般呢?」

柬埔寨是一個落後的國家,落後到名列在未開發國家之倒數,這是未出發前心裏早做好的心理建設,可是這樣的貧窮真的是我始料未及的。

「為什麼大部份高腳屋前都放著那麼一到兩個那麼大的甕呢?」妳告訴我:「這個擺在自家門前的,是自家裝水用的,那個擺在別人家門前的,或許是某些人靠挑水賺取吃飯錢用的。」膚淺的我竟把它當成藝術品欣賞著。

在崎嶇不平的黃土路上顛呀顛的,簸呀簸的,折騰了近十六個小時,終於在第二天黎明時抵達落榻的飯店,怨聲轟耳在所難免,妳告訴我:「其實蔚齡姐一直忐忑不安地未曾歇息
,在不見所有的人安全抵達之前,她的心是無法放下的。而這段路,對她或我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了,因為我們的工作在此。」我不禁問起自己:「如果是我,我能做得來嗎?如果是我,我能無所怨嗎?」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與多麼堅強的毅力才做得來呀!而你們在此竟然「甘願作,歡喜受」地即將邁入第十個寒暑。

分食貧童

吃中飯的時候到了,為了不怠慢我們這群客者,請已掛號但尚未看診者繼續等候,而慈悲的蔚齡姐亦張羅了候診者的午餐-即使這是狀況外的支出。用餐時,我們坐在棚下圍桌吃合菜,不少小朋友則站在棚外張望,其實我們只是盛裝吃不完的飯菜給予,連聲謝謝卻傳來不絕,而更令人感動的是,他們是「分食」我們所給予的一碗,而不是承接的那一個人獨佔。妳告訴我:「在這裡,十塊美金可以是他們一個月的生活費。」而這仍是享有幸福安逸的我無法想像的。

很奇怪的,這次凡有帶相機者,尤其數位的,蔚齡姐必趨前詢問:「什麼牌子的?」「拍攝效果好嗎?」「操作簡單嗎?」「耐用嗎?」「多少錢呢?」……「喔!一萬塊呀!還是不便宜呢!」直到再次馳騁於足以讓人拆筋散骨的黃土路上,蔚齡姐仍殷殷地詢問著。妳告訴我:「因為會裏沒有一台屬於自己的,常常工作中無法隨時拍攝,留下記錄,而會裏經費有限,必須斟酌預算。」知福惜福如你們者,把捐款者的愛捧在手上、放在心上,堅持即使一分一毫也要用在刀口上。

回應鐘聲

這天早上,是義診的最後一診了,人聲越來越鼎沸,秩序如脫韁野馬一度難於控制,工作人員最後被迫以關門強制隔開,教室內是可被看診的人,教室外則是可能還有機會被看診的人,於是急了、慌了、亂了的聲浪此起彼落於教室外。在教室內的我鼻子發酸,眼框泛紅地整顆心緊緊糾在一起:「為什麼『一樣是人,兩個世界』?為什麼同樣是炎黃子孫,他們註定顛沛流離,身處異鄉?三餐不繼,貧病交迫,無法讀書識字受教育…,為什麼?
」。

妳告訴我:「我們憑著一股執著與人道救援的精神,服務柬埔寨弱勢…期待以教育紮根,將良善的文化種子,深植在貧瘠、苦難、罪惡的土壤上,並開出和平的花朵。」這又需要什麼樣的智慧與膽識才做得來呀!而你們仍將秉持這樣的信念繼續在此深耕。

妳告訴我:「蔚齡姐一直有個信念-不管這個世界怎麼變,我們總要在『美』與『善』之間懷抱希望,創造幸福。」謝謝老天爺如此安排,讓我聽到你們「頻上高樓撞曉鐘」的鐘聲,回應這個鐘聲,我期許自己猶可追隨成為一株小小知風草,不是一株在微風中時常搖曳的小小知風草,而是那株可以踏實「我可以做一些些」的小小知風草;也期許自己可以如加入「臺灣世界展望會」的資助行列般,這株小小知風草可以持之以恆地與你們攜心努力,使這個不完美的世界更臻「真」、「善」、「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