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路竹會

關於部落格
你,如一直扮演著被感動的旁觀者,最後,
你會發現能感動自己的事將變得越來越少.....
  • 4264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另一個世界找到自己  

報導 : 簡美桂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醫檢師)
攝影:路竹會 (點小圖 可看大圖)

這是我第三次拜訪菲律賓這個國家,為什麼選擇菲律賓再出發?因為這個國家對我自己的生命教育學習與實踐有莫大的意義.....

前言:

  脫掉凡俗的塵染,我終於可以順利成行。一直認為工作只是為了養活我軀殼的地方。每天帶著笑容面對城市裡的病人。由菲律賓回台灣之後,一進實驗室我又領到一張獎狀,那是上個月醫院舉辦「微笑之星」的選拔,病人投給我的票數一路領先,但是只有我的內心最清楚,那樣的笑容不是那麼的真實,是職業性的,為了應付早已變質的醫病關係,但是來到路竹會同樣在付出,我可以笑得很燦爛,笑得很自在沒有一點虛假,沒有一點應付,很真實的在做我自己!這是我第三次拜訪菲律賓這個國家,為什麼選擇菲律賓再出發?因為這個國家對我自己的生命教育學習與實踐有莫大的意義!第一次參加路竹會的國外義診就是從菲律賓開始,在那一次我認識了謝金龍醫師,因而有因緣加入慈濟人醫會,一直到93年年底桃園人醫會要成立,因謝醫師的引介下,我得以承擔整個桃園縣骨髓捐贈在人醫會負責的這個區塊,我這一生所有善行的一絲成就都要感謝路竹會的牽成!我很感謝劉會長對於善行義舉的堅持,恆持堅定13年很不容易,是何其偉大的信念,讓八千多人次在路竹會這個跨國際的道場修行!

美醫療團引起爭議 衛生當局對路竹會抱持懷疑態度

  2008年11月18日,我在DAVAO,天氣晴。17日晚上搭菲律賓國內航線來到DAVAO CITY,我駐菲律賓李傳通大使以及台商會人員接機,很感謝他們的熱情款待,晚上9:30來到一家中國餐廳,會長及我一起和當地衛生所人員共同協商18、19兩天的義診。因為去年美國的某一醫療團到菲律賓幫唇顎裂的小朋友開刀,醫療團回美國之後,小朋友就往生了,這件事在菲律賓引起軒然大波,在當地衛生條例有一條舊的法規就是:國外醫療團來到菲國從事醫療行為必須在三十天以前提出申請,並且繳交保證金。雖有此法規但菲律賓當局從未落實去實施,因事件剛發生不久,路竹會在出發前兩星期才提出申請,時效上來不及,最後採取變通方式,由當地衛生所主辦,路竹會協辦,就不受此法規的約束。

在航空公司限制上機公斤數的情況下,路竹會帶著充足完整設備器材。

   坐在協議桌上,我感受不到是在協議,倒有點像是在談判。因為對方對我們的不了解及不信任感很強,尤其當地衛生所主任Roberto V. Alcantara M.D. 對藥物以及牙科部分要求很多,最後達成協議:如果是當地醫師看診,就由當地提供藥物,牙科拔牙的部份,他們認為是危險行為,由當地醫師來負責,路竹會只負責洗牙和補牙,當我介紹完檢驗牙科設備以及超音波心電圖之後,衛生所主任有點訝異,在航空公司限制上機公斤數的情況下,我們竟然可以帶這麼多的配備,最後他說了一句話:「義診結束之後,你們可不可以把儀器留下來?」我只能傻笑,但是他的臉仍然是很撲克牌的,匆忙間就結束了這個所謂的協議。

在異國齊聲高唱國歌 心情激動澎湃

  18日早上7點就來到義診的會場,一大早就很多民眾來排隊等待,我看到中華民國的國旗旗海飄揚,內心真的非常非常的感動,在國外看到國旗的感觸很深,有一種莫名的激動。會場開始,高唱中華民國國歌,94年11月我在斯里蘭卡唱完國歌後,再也沒有機會唱,我很大聲地跟著唱,唱出我心裡的感受,在國外華人容易凝聚在一起,是對國家的一種向心力。

當地衛生所主任Roberto V. Alcantara M.D.卸下心防,讓簡美桂幫他抽血做檢驗。

  菲律賓棉蘭佬台商會會長洪永華先生致詞中說:「台灣路竹會透過醫療外交,拉近台菲人民之間的友誼,路竹會醫療團隊的到來,贏得本地民眾熱切的感念,把我們台灣人民的愛心,友誼之手伸向菲律賓,路竹會所有醫護人員,都抱著慈善溫馨的愛心熱誠服務,讓需要救濟的病患得到照顧,這種無私奉獻的大愛精神,表現在世界各個角落,這種義行值得我們敬佩,值得我們肯定。」

發現已在台灣絕跡的寄生蟲卵

  在義診的當下,我發現了許多寄生蟲卵,有一些還是台灣早已絕跡的寄生蟲,我把它們展示在顯微鏡下,提供團員們拍照,因為聚集了許多人,當地衛生所主任Roberto V. Alcantara M.D. 很好奇我們這麼多人聚集,過來關心一下,他問了一句你們發現了什麼?我回答他:Ascaris lumbricoides and Trichuris trichiura 他有點訝異我們有能力去發現疾病,我請他在顯微鏡下看一眼,當下終於看到他友善的笑容了!他說他希望明天一早抽個血,做個健康檢查!我很大聲的回答他:YES!並且告訴他Biochemistry 的部份,除了驗肝,腎,胰,心臟功能以外,另外有膽固醇和三酸甘油酯,血糖,血清免疫的部份可以做CRP AFP. CEA .H.pyrori Ab PSA.STS.HIV 及HepatitisB and C. (繼續
檢驗科因為許多試劑是液態的,具有劇毒的危險性,無法上飛機,實驗室的儀器都是大型的,更遑論空運過海,因此你可以看到竹會的檢驗科所用的都是乾式化學法,它的成本是濕式化學法的6倍,CBC的部份還是把在學校時所學的古老傳統手工方法拿出來運用,顯微鏡因為光源是鎢絲燈,國外電壓不穩定,常常燒掉,我們也改良用頭燈替代,曾經聽過一位醫生號稱國外留學回來,批評檢驗設備太簡陋,所以她從來不開檢驗單,頂多開個心電圖而已,如果妳有看到這篇心得的話,我們背後所受到的困難和用心真的足以讓妳好好的懺悔,最好的懺悔方式就是捐款給路竹會吧!

  19號早上,Roberto V. Alcantara M.D. 第一個來讓我抽血,準備做健康檢查,劉會長和洪會長看到這個畫面,拿起相機猛拍,拍下這歷史的見證。這就是我要的!以我的熱忱和專業,去融化面前的這一座冰山,以後台菲之間的合作,有更寬廣的未來!在抽血的當下,我向他邀稿,希望他寫下這一次義診的心得,請他E-mail到路竹會的網址,快接近11點的時候,他拿了2張A4紙來,寫滿這一次的心得(請點選閱讀衛生所主任的手稿)。

撲克牌臉被熱忱軟化了

  他的心得內容大概是說:「路竹會這次來的醫療服務的陣容非常齊全,有婦科、眼科、外科、家醫科、小兒科、牙科以及檢驗科,Lab的設備相當不錯,能夠提供我們完善的檢查,衛生所所有醫學部的醫護人員對台灣路竹會非常的感謝,希望未來你們還會再來這裡服務,感謝感謝再感謝!」當我發報告給他的時候,我除了向他解說數據判讀之外,並且把做過的試劑拿給他看,他把他的試劑都包起來,跟我說要拿回去做紀念。

台灣因為公共衛生做的不錯,所以圖片中的2種蟲卵已經非常罕見。左邊檸檬狀的是鞭蟲卵,右邊較大顆圓形的是蛔蟲的受精卵。

  8天過去了,真的很感謝所有國際友人的協助,沒有你們,我們不知道哪裡會有需要的人需要幫助,國際友人的熱情款待,讓我們順利了完成了此趟的義診真的非常非常感謝你們。

  世界就像是一個地球村,表面上我們是在付出,實際上我擁有的是滿滿的收穫。就像許多在台灣已經絕跡的寄生蟲,意外的在菲律賓看到,此外泌尿道感染的病患也頗多,顯示菲律賓在公共衛生及衛生教育方面,仍有改善的空間,菲律賓政府也可以再加強與台灣方面的交流。圓滿完成了菲律賓的義診,下一次我會落腳在哪一個國家?我不知道,只知一個善行義舉的背後,有許多人在協助成就!所有的感謝溢於言表,以此篇文章,獻給我愛的人和所有協助過我的國際友人!感恩!(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