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你,如一直扮演著被感動的旁觀者,最後,
你會發現能感動自己的事將變得越來越少.....
  • 43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講義英雄-無國界醫師劉啟群

擔任牙醫師的劉啟群,某天由報紙得知新竹縣尖石鄉山地部落醫療資源缺乏,便在探路後召集幾名醫師、護士義診。當時尖石鄉只有一條狹窄、陡峭的石頭路,上山時還遇上濃霧,「我要其他人下車用走的,看看風景,我開車就好,其實是怕大家出意外,」劉啟群笑說,「下山後他們問我什麼時候要再上山,我想了想說,那就下個月再來吧。」不料,從那天起義診就延續了十一年不輟,逐漸打響名號。九二一地震隔天,劉啟群接到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的求救電話,希望他能召集八名醫師、二十名護士前往仁愛鄉支援,沒想到到達的卻是浩浩蕩蕩三十名醫師、六十名護士與一百多名志工的龐大團隊。「義診不是我一人可促成的,」劉啟群說,「志工們寧願放棄自己的假期,甚至請假義診的熱誠才叫人感動。」

累積足夠的「實戰經驗」後,路竹會義診的觸角逐漸拓展至海外。一九九九年,馬其頓與鄰國開戰,與劉啟群為舊識的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司長夏立言想起了路竹會,但劉啟群電話卻占線。原來他看了CNN的報導,正在打電話訂飛往馬其頓的機票,並聯絡路竹會志工。台灣成了馬其頓唯一來自亞洲的醫療團。夏立言事後說,這是台灣在殺蛇殺老虎、立院打架之餘首次有正面新聞躍上國際媒體。

但對劉啟群而言,醫療外交僅是義診的附屬品,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馬其頓難民營裏一個孩子的吻。當時劉啟群水土不服,把沒有吃的便當分給圍觀的孩子們。其中一個小孩拉拉劉啟群的衣角,示意他蹲下,踮起腳尖吻他。「他讓我想起自己年齡相仿的孩子,」劉啟群說,「我與他分手後,恐怕一輩子再也見不到面,但這個吻卻永遠留在我心中。」

有了這個開端,路竹會更加忙碌,偶爾還要完成「不可能的任務」。蘇門答臘大地震,劉啟群早上八點接到電話,下午三點旋即出發,在短短時間內召集了十多人的醫療團,飛往印尼。至今,路竹會足跡遍及西藏、印度、斯里蘭卡、馬拉威,甚至亞馬遜河流域等窮鄉僻壤,平均一年海外義診六次。難得的是,路竹會完全沒有任何補助或募款活動,甚至這幾年才開始接受捐款,成員們飛往海外全都是自掏腰包,醫療設備則多靠廠商樂捐贊助。「路竹會本來沒有名字,只是有熱誠的人聚集在一起,這幾年義診範圍愈來愈大,總得有個接受捐款的『名號』,不得已才取了名字,」劉啟群笑說,「其實『路竹會』沒什麼特別的意思,是我隨便想的。」

難免有人質疑:台灣需要幫助的人很多,為何先幫助外國人?劉啟群以「宏觀」釋之。「用台灣的角度來看,需要幫助的人還有很多,但我們是以『人』的角度來看,」劉啟群說,「幾十年下來,我們能肯定台灣的醫療資源是在進步的,放眼世界,有更多資源更貧乏,更需要我們的人。」童年經驗更讓劉啟群相信不分國界的善的傳導,「我永遠難忘小時候從美軍手中拿到巧克力的快樂心情。糖果、筆對美軍而言是小東西,但對孩子來說卻是難得的禮物。現在我以醫療幫助其他國家的孩子,或許有一天哪個孩子長大了,想起這件往事,也會去幫助別人。」

三年前路竹會至非洲賴索托義診,到達邊界,賴國卻突然因為大陸的政治打壓不允許進入,一行人與醫療器材進退兩難。「這裏走不通,還是可以走別的路,」劉啟群並不氣餒,而對跨國際醫療有格外的見解,「國際援助絕非一廂情願,其中牽涉的政治、現實因素太多,有熱情、專業與物資不夠,還需要有實力。好比南亞海嘯,有些台灣醫師到了當地『沒有人接機』,不得其門而入便回國了,何不將心比心,試想當地一片混亂,連發送物資的人力都沒有,該怎麼安排、接待國外救援團隊呢?」海嘯前,路竹會已在斯里蘭卡義診數年,靠著建立的人脈,深入災區,甚至協助外交部與其他慈善團體運送十八個貨櫃的物資進入斯里蘭卡。「廣結善緣讓我們能順利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劉啟群說。

劉啟群不認為義診是多麼了不起的事。「就像喜歡隱居的人,會覺得『嶺上白雲多』,他會說,啊,白雲有多美啊。我義診也是一樣,只是做我喜歡的事。」一步步義診的腳印,累積出劉啟群豐富的生命刻痕。他在不同國家的難民營看到相同的畫面,大人們滿臉愁苦憂傷,孩子們卻永遠都是天真快樂;在阿富汗看到十來歲扛著槍的娃娃兵臉上還是掛著友善的笑容……「這些人都不清楚為什麼要殺來殺去,造成貧窮的本質是相同的,」劉啟群在採訪時淡淡地說。也許他真正想說的是,我們也許無法改變世界,卻可以創造多一點奇蹟。(黃瀚瑩採訪)

講義英雄的人生觀

請為幸福下個定義

走遍貧困的國家,我感受到什麼都不缺就是一種幸福,人能沒有煩惱更是天大的幸福。

請說出你最景仰的人

「僕人眼中無偉人」,我志在服務,沒有景仰的對象,唯有不斷地驅策自己。

你至今遇到最大的挫折是什麼?如何克服?

挫折有不同的解讀,可用「挫折」視之,也可將它當做「人生經驗」,若這樣來看,便不會苦惱、沮喪,況且「人生經驗」沒有明確答案,都是在累積經驗。不過,我認為廣結善緣往往是解決問題的重要關鍵。

你認為人生最有價值的事物是什麼?

「做自己想做的事」, 是人生中最具價值的。不過要做得及時,也就是把握時間。常有人說「等我退休了一定要如何如何」,等退休那一天到來,的確有時間、金錢,卻發現沒有體力了。所以若能將「賺錢」排除在人生要素之外,往往能成就有價值的事物。

你還有什麼理想未實現?

與其說還有什麼理想「未實現」,不如說還有理想「未發現」。好比因參與了尖石鄉部落義診,我發現偏遠地區醫療資源的不足,接著發現國外落後國家的醫療資源更缺乏,愈做就愈發現更多理想。

你認為講義最大的特點是什麼?

不講「利」而講「義」是很正確、難得的人生觀,我認為「義」的真諦就是給人所需要的。

「出自講義雜誌2006年4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