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你,如一直扮演著被感動的旁觀者,最後,
你會發現能感動自己的事將變得越來越少.....
  • 430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年9月--菲行記錄 (bird)

這一次義診的地區大多位在馬尼拉市附近,包含了3個社區和一間監獄。除了路竹會的義診活動外,還有知風草的義剪活動隨行,同時,伊甸也捐了輪椅和柺杖請會裡帶到當地送給需要使用的人。 

我們在菲國也受到當地扶輪社許多的支持和協助,他們除了接送我們往返義診場地與飯店,有些還是義診時的翻譯人員,其中有幾位華僑,他們的菲式台語真是讓我印象深刻。在義診的過程中,我們有時會不自覺的跟自己的伙伴說英文,跟翻譯說菲式台語,這樣的語言錯亂也成為大家茶餘飯後互相取笑的趣事! 

菲律賓人是一個很熱情的民族,該用什麼來形容菲律賓人的熱情呢?我覺得他們的熱情就很像午後雷陣雨打落在鐵皮屋頂上的情景吧!我們待在菲律賓時,下午時間總會碰上午後雷陣雨,每次雨滴打落在鐵皮屋頂上滴滴答答作響的聲音,總讓我想起身旁的菲律賓人,彷彿大家隨時都可以像雨滴一樣快樂地跳起舞來!所以,在義診過程中,每當我聽到雨聲時也會不知不覺的high起來。

在四個義診據點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進了監獄。進去監獄前,獄方還不斷提醒我們像是手錶、項鍊等最好都取下,包包也要背在看的到的地方。進入監獄的安檢就像電影中所看到的,層層關卡,滴水不漏,在重重鐵幕中,這樣的經驗還真的是令人難忘。我們義診的場所是男監,所以,同行的男生們還都被蓋上辨識用的印章,深怕被有心越獄者給蒙混出來。看到這樣的大陣仗,心中不免開始想像在這地方義診會是怎樣的一幅景象,原先還以為會見到一堆大光頭,處處充滿危機的,但直到真正進入監獄後才發現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

這一間監獄很像是一座大型社區,有很多的樹木、花草,大部分的人都可以自由的活動 (當然也不都是大光頭),我們義診的場地設在他們的活動廣場,不論是人或場地看起來都很high,一點也不像我想像中的鐵幕生活。

不過,畢竟是在監獄裡,所以,到處都可以看到維繫秩序的人員,或許就是因為有這些人在幫忙維持秩序,大家在等待看診時都是超守秩序的,一點都不需我們費心去擔心。雖然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觀察在監獄裡面的人,但是,還是不難感受到這些人熱情友善的一面,這讓我對監獄的印象徹底改觀,我想,不管這些人犯了什麼樣的錯到這個地方來,他們和其他的菲律賓人一樣,也是一群需要大家付出關心的人。

最近出去義診,我都是在牙科負責牙科助理的工作。上次到印度義診時,讓我覺得很可惜的是有時候會因為環境的限制,我們沒有辦法提供補牙服務。菲律賓的義診,每一站都有足夠的水源和電力,不但可以提供補牙服務,也不必擔心器械消毒的問題,讓我們工作的運作順利了許多,還在最後一場義診中,因為有當地牙醫師的加入之下,破天荒地開了五台牙科診。我那時候才驚覺到,原來在資源與人力充足的情況下,牙科有這樣的潛力提供醫療服務,可以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不過,也辛苦了所有的牙醫師們,大家都是一個接著一個病患看,片刻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在菲律賓義診,每一站都有當地的醫師或牙醫師加入我們的義診團隊,除了可以提供更多服務給需要幫助的人,其實也增加了每一位工作人員的工作量,好在有當地扶輪社提供了我們許多的協助,讓我們能更有效率地完成我們的工作。其實每次義診活動,除了來自四面八方的路竹伙伴外,多虧了還有許多當地熱心人士的參與,大家彼此互相配合,幫忙維持現場候診秩序,讓所有人員能在最快的情況下進入狀況。

在出發到菲律賓前,我一度以為菲律賓的醫療資源是很充足的,看到繁華的馬尼拉 (我想這個城市擁擠的程度應該跟台北市差不多吧!),更是加深了我的疑慮,為什麼我們要到菲律賓來呢?可是,每場義診都可以看到蜂擁而來的民眾,這樣的景象又讓我更是困惑。直到有天晚上,駐菲大使館的大使請我們到當地的餐館吃飯,聽到同桌的外交官員跟我們分析菲律賓因為政府的貪污腐敗、人才外流、貧富差距等問題而使得菲律賓的經濟一蹶不振,我這時候才瞭解為什麼在這個看似進步的城市中,醫療並非是人人負擔的起的消費,即使在馬尼拉的街道上,我們看到了佔地廣闊的醫學中心,在監獄中,我們也看到了他們擁有設備還不錯的醫護室,但是,很現實的是沒有錢就無法獲得任何醫療服務。 

除了這件事情外,在菲國還有一件事也讓我難以忘懷。在我們結束最後一場義診的那天晚上大約12點多,我和幾位伙伴正準備回飯店,在路上遇到幾個小孩拿著香香的花圈,不停地來向我們兜售,有的則是直接伸手要錢,每個孩子都是睜大了雙眼,期待我們有人能夠掏出錢來。看著那樣的眼神,心裡真的十分的不忍,想想生活在台灣的孩子們,現在早都已經進入夢鄉,而他們卻還在外面尋找他們的希望。

我回想起自己每次到落後國家總會見到這樣的景象,即使是在看似繁華的首都,像這樣伸手乞討的孩子更是多的數不清,本來應該是天真無邪的雙眼,不知為何卻顯的如此滄桑、無助。每次看到這些有著與年紀不符的眼神孩子們,總不免為他們的未來感到擔憂,他們要如何才能脫離這樣的生活呢?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們過著這樣的生活?!這樣的情景,在世界的許多角落上演著,有誰可以幫助他們?!而我們又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呢?!

其實,我們能夠做的真的很有限。記得有一天我們到Father Hofstee Community Center義診,當民眾看到我們出現時,立刻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那時候,我心裡真的很心虛,因為我們什麼都還沒開始做。忙碌了一整天,當義診結束後,我們趕緊收拾器材準備裝箱離開,步出門口時又是一陣掌聲,心裡除了感動外,還是覺得心虛,我們的力量和時間都有限,我們只能為他們做到這些……

直到結束最後一場義診,當我看到路竹會所準備的醫療物品、藥品都在這一次義診中幾乎耗用完畢時,心裡才有一股我們漂亮地完成了這次任務的感覺。雖然,還有許多需要幫助的人,但是,至少我們在現有的時間與資源下,盡了我們的全力。

我想,如果不走出去,永遠不知道生活在富裕的台灣是何等幸福的事。義診服務或許只能減輕他們短暫的病痛,但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藉由這樣的活動得知世界上還有許多需要幫助的人,不分國界、不分種族,能夠繼續對需要幫助的人們付出關心與協助。

這幾年,跟著路竹會看台灣、看世界,每次都讓我有新的衝擊、新的感動、新的發現、新的成長……。我想,我的旅行將繼續前進,我也將繼續學習,希望自己未來的每一趟旅行都能更有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